<i id="d7tn3"></i>

<nobr id="d7tn3"></nobr>
<em id="d7tn3"></em>
<track id="d7tn3"></track>
<em id="d7tn3"><address id="d7tn3"><menuitem id="d7tn3"></menuitem></address></em>

<sub id="d7tn3"></sub>

    <form id="d7tn3"></form>

      <rp id="d7tn3"><progress id="d7tn3"></progress></rp>

        <span id="d7tn3"><progress id="d7tn3"><form id="d7tn3"></form></progress></span>

        不同區域開展校企合作差異性分析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21-02-16  作者:   瀏覽次數:

        不同區域開展校企合作差異性分析

        基于我國 31 省區中等職業學校的比較

        張玲

        摘 要校企合作、產教融合的辦學模式已經成為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重中之重,近年來頒布多個政策文件保障其持續健康發展。 但鑒于我國區域自然資源、社會經濟和教育發展等不均衡的現狀,東中西部在開展校企合作方面存在較大差異。 因此,設計校企合作二維分析模型,從校企“合作可能性”和“合作易度兩個指標進行分區域比較分析,因地制宜,在校企合作機制、東西協作、界定企業范圍、分區域評價和 監督機制等方面提出有針對性的對策建議,以期促進區域間校企合作均衡發展。

        關鍵詞:區域;校企合作;易度;可能性

        作者簡介陳嵩1964),,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研究生導師,博士后合作導師,研究方向為職業技術教育管理;張玲玉1996,女,安徽六安人,上海師范大學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職業技術教育學;紀帥1994),,山東德州人,上海師范大學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職業技術教育學。

            中圖分類號G710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1-7518202102-0144-05

        一、背景

        (一)政策要求

        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基本辦學模式,是辦好職業教育的關鍵所在[1]。 近年來,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保障校企合作穩定、健康、續發展。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 國辦發〔201795 中提出, 深化產教融合,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構建教育和產業統籌融合發展格局,全面提升人力資源質量;2019 年頒布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國發〔20194 號)中明確,要求培育產教融合型企業,打造一批優秀培訓評價組織,推動建設具有輻射引領作用的高水平專業化產教融合實訓基地;2020 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進一步明確了把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作為評價職業學校的重點之一。上述政策文件的頒布,將職業院校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確立了其在職業教育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二)客觀現實

        我國幅員遼闊,區域之間發展極不平衡。 東部地區人口密集,在自然、人文環境等方面占據優勢; 中西部屬于內陸地區,自然條件相對艱苦,尤其是西部地區,地廣人稀,氣候干旱,環境較為惡劣。 同時,東中西部在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地區產業結構、教育發展程度以及國際交流交往等方面也存在較大差異。這種不均衡性客觀上導致了職業學校在開展校企合作方面存在較大區域性差別,因此迫切需要對不同地區職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進行差異性比較分析,以便結合當地實際情況,更好地促進各區域職業學校校企合作健康、均衡發展。

        本文根據政策要求和客觀現實,圍繞我國中等職業學校校企合作實施的重要性及必要性,同時考慮到我國區域間發展的不平衡性,以及由此帶來的職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的差異性,參考相關研究文獻中的方法[2],設計開展校企合作的可能性和難易程度兩個維度(指標)(以下簡稱“合作可能性”和“合作易度”),對我國 31 省區(包括東部、中部、西部)進行比較分析,并在此基礎上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

        二、指標設計

        (一)設計原則

        科學客觀性。 即指標的設計既符合政策要求, 又客觀反映評價對象的真實情況。同時以定量研究為主,采用客觀、真實的官方公開發表數據為基礎。中等職業學校數不含技工學校和企業數均從《國統計年鑒2020 中采集,31 省區面積來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區劃統計表》(截至 2017 12 31 日)。

        目標導向性。通過指標設計進行分區域評價的目的不是為了排名,而是要客觀反映各地開展校企合作差異性的實際情況,在此基礎上可以有針對性地提出相應對策,提高校企合作的有效性,促進區域間校企合作均衡發展。

        可操作性。反映區域間校企合作實施可能性的指標有很多,本文對指標的設計盡可能簡化,且計算方法及過程較為簡單易行,可操作性強。

        根據上述原則,選取“合作可能性”和“合作易度” 兩個指標,這兩個指標既具有相對獨立性,又具有關聯性,二者都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影響又相互制約。

        (二)指標內涵

        1.合作可能性(P):中等職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的可能性大小。采用各省區企業數與中等職業學校數的比值來表示,具體如下:Pi=Qi/Sii 為省區編號,i=1,231,下同),Qi i 省內企業數,Si i 省內中等職業學校數。這一指標反映了各省區企業數與中等職業學校數的對應程度,它將校、企合作的兩大實施主體結合起來,從二者數量對比上進行客觀分析和比較,盡量先剔除企業和學校兩個主體在主觀方面帶來的制約條件。 一般來說,P 值越大,明中等職業學校選擇企業的余地越大,校企合作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比值越小,校企合作的可能性就越小。

        2.合作易度E:中等職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的難易程度。采用各省每百平方公里內的企業數來表示,具體如下Ei=Qi/Ki,Ki 代表 i 省的面積(單位百平方公里)。 這一指標直接反映了中等職業學校與企業合作的難易程度。 也間接反映了人口密度、地區經濟發展、市場結構和地理位置等因素對于校企合作的制約。 一般來說,人口密度越大,經濟社會發展越好、自然條件更優越的區域,其每百平方公里內的企業數會越多。 區域內可與學校合作的企業資源越多, 即說明開展校企合作會更容易和便捷。

        三、指標分析

        (一)單指標分析

        校企合作可能性P。 2019 年全國 P 的平均值為 3287 32871,意思是 1 所中等職業學校平均對應 3287 家企業,下同)。 31 省區中有 11 個省區的 P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其中東部占 7 個省區, 從高到低分別為:江蘇、北京、廣東、山東、上海、福建、天津;中部僅有湖北一地的 P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西部有 3 個省區的 P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分別為重慶、西藏、寧夏;31 個省區中有 20 個省區P 值低于全國平均水平,東部占 3 個,分別為河北、遼寧、海南;中部占 7 個,分別為安徽、河南、山西、江西、湖南、黑龍江、吉林;西部占 9 個,分別為四川、貴州、云南、陜西、甘肅、青海、新疆、廣西、蒙古。整體上看,校企合作可能性東部優于中西部


        1   31 省區校企合作可能性(P)分布



        東部

        中部

        西部


        高于全國平均水平3287



        大于

        3287

        江蘇11296)、北京10872、廣東7858)、山東5904、 上海5359)、福建5227、 天津4663



        湖北3701



        重慶4584)、西藏4444)、寧夏3780

        低于全國

        平均水平

        3287


        小于

        3287


        遼寧2309)、河北2191、

        海南1719

        安徽2885)、河南2475)、山西1847、

        江西1741)、湖南1380、

        黑龍江1345)、吉林842

        青海2800)、廣西2585)、陜西2557、貴州2549)、四川2125)、新疆1684、內蒙古1592)、云南1549)、甘肅1300


        注:括號內數字對應校企合作可能性(P

        東部地區有 72%省區的 P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而中部和西部地區的 P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的省區僅占 12.5%25%。 值得注意的是,中部地區的校企合作可能性總體不如西部地區,其主要原因是中部地區一些省份有較多的中等職業學校。 如:林省,企業僅有 212073 家(31 省區中排名第 27位),而中等職業學校有 255 所(在 31 省區中排名第 13 位),因此 P 值位居全國末位(見表 1)。校企合作易度E。2019 年全國 E 的平均值262(即全國每 100 平方公里內平均有 262 家企。 31 省區中有 21 個省區的 E 值達到或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其中東部占 11 個,中部占 6 個,西部占4 。 綜合各區域的具體情況分析看,東部 11 省區E 值均在全國平均水平之上,其中上海、北京、天津、江蘇的 E 值遠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中部有四分之三省區的 E 值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只有黑龍江和吉林兩個省區明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西部地區除了重慶、貴州、陜西、廣西 4 省區的 E 值集中在 262-1000 區域之間外,其他地區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其中西藏、青海、新疆、甘肅、內蒙古五省區 E 值不到 65。 整體上看,東、中、西部(校企)合作易度呈現逐級遞減的態勢。 東部大部分地區的 E 1000 以上,中部大部分地區的 E 值在 2621000 之間,西部大部分地區的 E 值小于 262見表 2。

        2 31 省區校企合作易度(E)分布



        東部

        中部

        西部


        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62


        大于

        1000

        上海(7608)、北京(5372)、天津(2681)、江蘇(2327)、浙江(1906)、廣東(1806) 山東(1443


        湖北(3701


        重慶(4584)、西藏(4444)、寧夏(3780

        262-

        1000

        河北(693)、福建(784)、

        遼寧(414)、海南(369

        河南(835)、安徽(676)、湖北(530)、

        山西(396)、江西(335)、湖南(320

        重慶(721)、陜西(280)、廣西(267)、

        貴州(262

        低于全國

        平均水平

        262


        小于

        262



        吉林(112)、黑龍江(64

        四川(177)、寧夏(172)、甘肅(62·)、內蒙古(32)、新疆(16)、青海(14)、西藏(4


        注:括號內數字對應校企合作易度(E)。

        (二)綜合分析

        31 省區(校企)合作易度(E)為橫坐標、(校企)合作可能性(P)為縱坐標建立二維坐標系。為方便進一步分析, 在坐標系中以全國平均為原點,構

        建象限圖。

            第一象限表示 P E 值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說明在該象限的省份校企合作的可能性較大且相對容易合作。 落在該象限主要有 10 省區,其中東部占 8 個,分別為江蘇、北京、上海、天津、廣東、浙江、山東、福建,中部和西部地區各占 1 個,分別為湖北和重慶。第二象限表示 P 值高于全國平均水,E 值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說明在該象限內的省區有(校企)合作的可能性,但可能合作難度相對較大(如:學校與相關企業相距遙遠)。 落在這一象限的省區較少,有西部 2 個省區,西藏和寧夏。 主要原因是這兩個省區企業數和學校數都相對較少。第三象限表示 E P 值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說明在該象限內的省區校企合作可能性較小且合作難度也較大。 落在該象限內有 8 省區,中部占2 個,分別為黑龍江和吉林;西部占 6 個,分別為青海、新疆、四川、云南、甘肅、內蒙古。第四象限表示 E 值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P 值低于全國平均水平。 說明在該象限內的省區(合作可能性不大但相對容易合作。 落在該象限中有 11 個省區,其中東部 3 ,分別為河北、海南、遼寧;中部 4 個,分別為河南、安徽、江西、湖南;西部 3 個,分別為貴州、陜西和廣西。

            綜合上述,東部地區校企合作實施可能性高于中西部地區。 從 P 和 E 兩個指標來分析東中西部校企合作的差異,淺層次上看是由于區域間學校數和企業數的差異,深層次表現為區域間各方面發展的不平衡:一是區域間經濟發展不平衡。 由于地理位置、自然資源等條件的制約,東部沿海地區經濟發達程度高于中西部地區;二是區域間校企合作機制特色不同。 如,東部地區的校企合作機制主要是立足于市場,中西部地區的校企合作機制主要依賴于政府和企業支持;三是區域間職業教育發展不平衡。 從教學設備、師資隊伍建設和經費投入等方面來看,東部地區總體上都要優于中西部地區。

        四、幾點建議

        (一)完善不同特色的校企合作機制

        由于受到勞動力市場結構、產業結構和職業教育管理制度的影響,我國各地形成了不同特色的校企合作機制[3]。 面對不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所帶來校企合作機制上的差異,應順應各區域的不同特點,因地制宜,完善不同特色校企合作機制,避免盲目追求模式統一。如,對于中西部地區,應加強地方政府主導作用,激發政府參與校企合作機制建設的主動性和積極性,動用各種社會力量加強校企合作深入開展。同時運用各種激勵政策提高企業在校企合作方面的參與度,校企協同,達到共同培育人才的目標。

        (二)加強東中西部地區合作

        中西部地區教育基礎相對薄弱,發展遲緩。 利用東部地區豐富的資源優勢,搭建東中西部資源共享平臺,帶動中西部地區校企合作的發展。

        一是繼續實施對口幫扶政策。 一方面,國家繼續投入職業教育專項資金來促進中西部職業教育事業的發展,尤其是一些發展遲緩的行業、貧困農村地區以及少數民族地區;另一方面,東部支援省市鼓勵當地職業院校與中西部職業院校建立長期穩定的合作幫扶關系,提升中西部地區中等職業學校的辦學水平。再者,國家、地方共同協調東部地區大中型企業及用人單位與中西部地區中等職業學校開展校企合作,探索多種合作模式。

        二是跨區域構建“職業教育集團”。將東、中、西部相關產業的“區域型職業教育集團”合并,按照相關的行業組建跨區域行業性職教集團,吸收和借鑒不同區域內校企合作的模式和經驗,拓展跨區域合作領域,整合各區域內職業學校和企業資源,實現資源共享、經驗互鑒、共同發展。

        三是建設校企合作信息化平臺。中西部信息化建設相對滯后,東中西部地區有關部門、行業、企業等共同加強互聯互通校企合作網絡化、信息化平臺建設[4]。 便于采集、儲存和管理各方相關信息,打破東中西部地域的局限性,實現信息在線實時信息交互,互通共享,及時幫助東中西部地區解決校企合作中的各類難題,提高跨區域校企合作的質量和效能。

        (三)對校企合作中的“企業”內涵重新進行界定

        為深化校企合作,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大部分省市緊跟其后發布省市級《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在關于合作企業的條件方面規定:《辦法》所稱的企業,指在各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注冊的各類企業[1,5-6]。 全國部分職業院校依據教育部及各省市頒布的相關文件,結合自身的特點和人才培養需要,制定校企合作管理制度或者校企合作管理辦法。 根據各院校發布的校企合作管理辦法,大多數職業學校都在合作企業條件上做了明確規定:校企合作的企業應具有獨立的法人資格[7][8][9]。 根據本文易度(E)指標分析可知,西部地區的 E 值大部分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說明西部地區每百平方公里內具有上述規定的企業數量極少,尤其是西藏和青海等地。 而現實情況是,一些職業學校選擇的合作對象并非都是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規模企業,還包括一些本地的非法人企業或小規模的個體工商戶,如理發店、餐廳,甚至合作社、農牧民的家庭作坊等。據此,建議中西部一些?。ㄊ校└鶕陨韰^域經濟特點和本地企業的發展情況,重新界定?!捌蟆焙献髦新殬I學校合作對象的范疇,由“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企業”適當擴展到“非法人企業”和“個體工商戶” 等范圍。 以便當地職業院校選擇合作伙伴有更多、更靈活的選擇余地,促進職業學校和當地經濟的共同發展。

        (四)建立校企合作分區域評價機制

        健全校企合作評價機制,由評價結果反饋校企合作開展中的各類問題和缺陷,進一步促進其改革和發展。 但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在東、中、西部自然條件、經濟發展等多方面存在較大差異,對校企合作的認識和實踐水平也存在著較大差異,短時間內無法改變區域間發展不均衡現狀的前提下,若使用整齊劃一的校企合作評價標準,則不能有針對性地對不同區域提出精準的校企合作改革建議,因此實施區域間分類評價機制顯得十分必要而且緊迫。面對區域間校企合作的差異,建議在同一評價指標體系下,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分別建立不同要求的評價標準,即不同的評分等級標準。尤其是像“三區三州”等一些不發達的西部地區,應結合當地的實際發展情況,單獨制定校企合作評價指標的評分等級標準,增加評價機制的可調適性和靈活性,使評價反饋結果更具有區域針對性,提高評價機制的精準性和實效性。

        (五)健全校企合作的監督機制

        近些年來,國家出臺各項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政策文件后,各地區紛紛結合當地發展,出臺了各項地方性文件來積極響應國家政策要求,但在實施的過程中存在著復制國家宏觀政策、細化度不足等問題[10]。 為促進校企合作政策在地方的落實, 進一步深化產教融合。 一方面,國家建立科學合理的評價考核機制,監督省級政府和地方政府對校企合作政策的落實情況,提高政策執行的效率;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應建立校企合作考核監督機制,引入第三方評價機構,對校企合作的實施情況進行監督評價[11]。 定期考核職業學校及合作企業實施校企合作中的成效,并及時反饋以便設計針對性指導方案,進一步鞏固校企合作的實施成果。

        參考文獻:

        [1]教育部等六部門關于印發《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的通知(教職成〔2018〕1 號)[EB/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07/s7055/201802/t2018 0214_327467.html.

        [2]陳嵩.我國中等職業教育區域發展水平比較分析[J].職教論壇,2008(21):4-11.

        [3]張慧霞.職業教育校企合作機制的地區差異研究[J].教育與職業,2012(30):9-11.

        [4]覃川,王風茂,李焰.東西部高職教育合作發展模型研究[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2(15):34-37.

        [5]關于印發《山東省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 的通知(魯教職發〔2018〕2 號)[EB/OL].http://edu. shandong.gov.cn/art/2019/1/3/art_11990_7739770. html.

        [6]關于印發《湖南省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的通知》( 湘教通〔2018〕32 號)[EB/OL].http://jyt. hunan.gov.cn/sjyt/xxgk/tzgg/201902/t20190201_52 70875.html.

        [7]上海建橋學院校企合作管理辦法(試行)[EB/OL]. https://i.gench.edu.cn/2016/1017/c4998a45495/ page.psp.

        [8]福建船政交通職業學院關于印發《校企合作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閩交院職〔2013〕1 號[EB/OL]. http://www.fjcpc.edu.cn/jw/2018/0523/c824a51956/ page.htm.

        [9]重慶商務職業學院校企合作管理辦法(試行)[EB/ OL].http://www.cqswxy.cn/info/1079/4394.htm.

        [10]王泳濤.我國省級政府深化產教融合的政策分析與局限突破——基于 24 省市實施意見的文本分析[J].職教論壇,2020(1):42-49.

        [11]張靜.職業教育“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政策落地的地方實踐[J].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20(16): 49-53.

        責任編劉揚





        上一條:高職院校深化產教融合的現實樣態與路徑選擇 下一條:高職院?!半p主體管理、五個對接”的現代學徒制人才培養模式研究

        關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石家莊職業技術學院

        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视频 在线亚洲欧美专区免费 狠狠色丁香婷婷综合久久 亚洲人成综合第一网 我要看a片
        <i id="d7tn3"></i>

        <nobr id="d7tn3"></nobr>
        <em id="d7tn3"></em>
        <track id="d7tn3"></track>
        <em id="d7tn3"><address id="d7tn3"><menuitem id="d7tn3"></menuitem></address></em>

        <sub id="d7tn3"></sub>

          <form id="d7tn3"></form>

            <rp id="d7tn3"><progress id="d7tn3"></progress></rp>

              <span id="d7tn3"><progress id="d7tn3"><form id="d7tn3"></form></progress></span>